对话。

做脏活的工人:你干吗来纠缠我们?你想要什么?你不是我们的人……走开!

白手的人: 我是你们的人,兄弟们!

做脏活的工人:但愿如此!我们的人!你想得真美!你就瞧瞧我这双手吧,看他们有多脏!又是大粪味儿,又是柏油味儿,可瞧你那双手,白白净净的,它们有什么味儿吗?

白手的人:(伸出自己的手)你闻。

做脏活的工人:(闻手)真奇怪!好象是一股子铁腥味儿。

白手的人:正是铁腥味,整整六年了,我手上戴着手铐。

做脏活的工人:这又是为什么?

白手的人:这是因为,我关心你们的福利,想要解放你们这些庸碌的,愚昧的人,我起来反对压迫你们的人,我造了反…..人家就把我关在牢里。

做脏活的工人:关在牢里?你何苦去造反呢?

两年后。

同一个做脏活的工人(对另一个):彼得!……你记得吗,前年有那么一个白手的人跟我们谈过话?

另一个做脏活的工人:记得呀……怎么?

第一个做脏活的工人:你听着,今天要把他绞死呢,命令下来了。

第二个做脏活的工人:他还造反?

第一个做脏活的工人:还造反。

第二个做脏活的工人:啊……我说,是这么回事儿,米特莱兄弟,我们能不能把那根绳子搞到手,就是绞死他的那根;人家说,这玩意儿能给家里,带来大大的好运呢!

第一个做脏活的工人:你说得对,应该搞到手,彼得兄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