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推荐

1947年,梁实秋先生写下了这篇颇具黑色幽默风格的《考生的悲哀》。其实对于“考试”的讽刺,在更早的清代作家吴敬梓所著的《儒林外史》中就有一篇《范进中举》。虽然时代变了,科举也并不同于如今的高考,但这两篇极尽讽刺的文章表达的主题却有极大的重合——讽刺那种把一场考试作为人生分际的标尺的社会现象,考中则门楣光耀,不中则低人一等。《范进中举》中这一点尤为明显,用了很多笔墨来刻画范进中举前后周围人对待他的态度差别,当真可谓考一场试便可体悟一回炎凉世态。

但两者也有区别,主要在于《范进中举》着重叙事情节,而梁实秋先生的《考生的悲哀》着重描写“我”的心理想法。因此,《范进中举》更能表现整个社会环境的悲哀,而《考生的悲哀》则更能表达出一个个考生个体的悲哀。

其实无论是古时的科举还是现在的高考,之所以在考生及周围人的心目中占有如此大的比重,以至于梁实秋先生笔下将“考试”与“生老病死”四件人生大事相提并论,原因在于很多情况下,这是所谓的“寒门士子”实现阶级跨越的唯一机会,虽然在今天事实或许并非如此,但“考试”这件事在人们心中的重要性并没有有所减损。从那每年高考前各中学一句句传销式的动员标语,从那层出不穷的类似“为了考生好好考试隐瞒亲人死讯错过最后一面”的新闻中大约可窥一二。

梁实秋先生1947年写的文章,如今读来却感觉正适合用以讽刺批判当下乃至或许是将来很长一段时间。
真不知道是梁实秋先生高瞻远瞩有预言未来之异能,还是因为在有些事情上,就算过上百年也毫无进步。

《考生的悲哀》原文阅读

阅读推荐:1947年,梁实秋先生写出当今《考生的悲哀》-有格调
阅读推荐:1947年,梁实秋先生写出当今《考生的悲哀》-有格调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