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静的河水从上游缓缓而来,穿过城外的木拱桥,一直流向远方天与地的尽头。

在桥头下有几个孩童,他们每人手拿一根树枝,似乎正准备攻上拱桥。拱桥上站着一个头顶戴了柳条编成的头箍的高个男孩,他双手持着一根长树枝,一派威风地矗立着,道:“我平城李将军今日与你等决一死战!谁敢上来!”

桥下一个孩童当先走出来,道:“我乃北风山寨大当家的黄威,吃我一刀!”说完举着树枝砍向了高个男孩。高个男孩挥舞树枝,与他斗了几个回合,将他杀败,又道:“还有谁来?”

桥下的男孩道:“这个姓李的很是厉害,咱们大伙一起上,将他乱刀剁成肉酱!”言罢,桥下的孩童一齐冲了上来。

高个男孩急呼:“怎么都来?不公平……”

乱刀杀至,高个男孩应接不暇,只得倒拖长枪,抽腿逃离了拱桥。

败阵的黄威见一众男孩追李将军去得远了,叫一声:“等等我!”然后也提刀追了去……

流水潺潺。孩童们伏在岸边,伸手淘水喝。饱饮一通,那高个男孩先解开了裤带,对着河心小便。
阅读推荐:短篇小说《李将军》 作者:鬼鬼-有格调
黄威道:“我怎在我上游撒尿!”
高个道:“你又不喝了,有什么关系。”
黄威道:“谁说我不喝了!”
高个道:“可我已经尿了,你就去上游再喝,多走几步,也没关系。”
黄威道:“谁说没关系!”
高个道:“有什么关系?”
黄威一时编不出理由。
孩童甲道:“我听说这河里有游魂,你乱撒尿,小心被游魂缠身!”
高个吓了一跳,说:“有……有这事?你怎么知道?”
孩童甲道:“那游魂在黄昏时分便会出现,在河面飘荡。”
孩童乙道:“我也听说过,它浑身苍白,出现的时候,乌鸦满天乱叫!”
黄威道:“真有游魂?这河水喝也不能喝了吧?”
孩童甲道:“喝倒无妨,又不算对它不敬,不过在此撒尿恐怕是大大地不妥。”
高个又是一哆嗦,眼看着所有孩童都看着自己,高个忽然一拍胸脯,道:“我乃平城李将军!面对千军万马都不怕,小小的游魂,我可不放在眼里!叫它出来,看我一枪将它戳个窟窿!哈哈哈哈!”
黄威道:“别吹牛了!你连李将军的脚指头都赶不上!刚才被打得到处逃跑的是谁?”
高个道:“你们人多欺负我一个,要是一个一个上,我可不怕!”
黄威道:“人家李将军就不在乎,他一个人落在敌军中间,照样杀得敌人落花流水!”
高个道:“要是有二十个敌人呢?”
黄威道:“有一百个也不是他的对手!”
高个道:“我不信!”
黄威道:“这次李将军去剿北风山寨,那山上就有一百个强盗!”
孩童乙道:“我听说是三百个强盗!”
黄威道:“原来有那么多!”
高个道:“你们别胡说,我怎么听说只有八十个。”
黄威道:“就算只有八十个,李将军一个人对付八十个强盗,你说厉不厉害?”
高个道:“李将军又不是自己去的,不是带了好多官兵吗。”
黄威道:“那你觉得李将军不厉害吗?下次你别扮李将军了,我来扮,你扮黄威!”
高个道:“我哪说过李将军不厉害了,李将军是大英雄大豪杰!”
黄威道:“那你说他能不能打败一百个强盗。”
高个道:“肯定能!”
黄威道:“那一会儿我们再打,你可不许再逃了,李将军的威名都被你败坏了!”
高个拣起树枝,道:“那咱们闲话少说,再战三百回合!”

几个孩童又雀跃起来,纷纷捡起武器,便要和高个再战。

这时远处锣鼓声喧,孩童们闻声住手,乙道:“李将军得胜回来了!”言罢,丢了树枝,便往城门跑去,其余孩童也一哄而散。

平城风景,红砖灰瓦,街市井然。自城门口处,街道两侧站满了百姓,一直排到城中县衙门前。百姓欢呼鼓掌,正是为了迎接李将军凯旋而归。

那李将军骑在马上,威风凛凛,马鞍上系了一根绳索,拖了一个狼狈的俘虏跟在马后,缓缓地向县衙行进。

那些孩童回到城中,穿行于人群之间,一路随从,仰望着李将军。

到县衙,将军驻马。县官喜迎,敲锣打鼓,来在将军马前,口中夸赞不住。李将军面沉似水,默不作声。

那县官似早备有说词,面对百姓将李将军战绩朗朗而歌。百姓听得津津有味,对李将军佩服得五体投地。李将军不为所动,依旧默不作声。

而后县官又骂那俘虏,占山为王,打家劫舍,当真是死有余辜。百姓激愤,也跟着臭骂山贼,自也有投石掷打者。

县官指着山贼,列出几条罪状,条条当斩,随后便唤上刽子手,将山贼拖至人前。刽子手将他后脖子洗净,县官一声令下,山贼人头落地,大快人心。李将军看着地上的人头,却将长枪握得更紧了。

县官处决了山贼,又夸起李将军,说他如何英雄如何了得,一夫当关,杀得北风山尸横遍野,又如何损兵折将,身陷重围,杀开一条血路……

但县官话说一半,李将军却忽然拍马,一骑绝尘,竟然撇下了众人,独自离去,百姓茫然……

日落黄昏,乌鸦满天。余辉照得河水如同流金,微风吹拂柳枝,蜻蜓飞舞,色彩斑斓。

那几个孩童站在拱桥上,依旧打打闹闹,一会儿他争做将军,一会儿他扮做县官。夕阳照在脸上,稚嫩的脸蛋个个通红。

微风忽止,田野间惊起了乌鸦的悲鸣。

孩童们吓了一跳,天色黯淡下来。忽然一个孩童惊呼:“那是什么?”其余孩童一齐往河上游看去,只见河中心飘荡着一个苍白的影子!

它骑着骏马,手提长枪,昂首挺胸,威风凛凛。

孩童们见了它,无不惊得呆了,谁也不发一言。

水声潺潺,缓缓地流淌,如载着一叶舟,将它带来。它穿过拱桥,又随着流水,被送向了远方天与地的尽头。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