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己喜欢的东西被抢走了,怎么办?

这边是我写这篇拙文的最初的心理状态,万一这首歌被偷走了,就像偷走自己的孩子一样。终究还是下定决心把这首歌分享了出来,其实并非是希望他们可以火起来,而是希望听到这首歌而内心深有感触的人们啊,聚起来,那管他天南海北呢五湖四海呀,听了这首歌,希望你就有了超时空的情感共振,在他们空灵动人的声音中沉沦,在歌曲结尾时伴随着声音戛然而止却意犹未尽,于是开始了再一次的循环。那些行色匆匆的人儿啊,听一听这首歌吧,稍稍的驻足凝视望向这苍穹,望向南、向北、向东西,希望眼中的一汪愁情与一腔柔意可以停留在空中片刻,寄给天下同有此情之人,共承此等心绪,或不甘或心酸,或深情或苦楚,或痴情一片或决绝果断。当然,千万人中,要寄给她——过去的她,现在的她,未来的她。

音乐播放


音乐心情:《刺猬》海格/余佳眙-有格调

音乐推荐

背景的吉他是委婉的述说,男声起女声渐小,是一种依偎两颗倾慕,曾相拥而今渐远。你的糖离开后在生活中有多大的影响呢?心灵不残缺却开始蒙尘。在这段时间中,我们的生活线总是完美的交错,是有着将近小时的时差与延迟,但我们也依旧热络深陷于其中,我不敢说什么暴露自己感情的话,尽管那层窗户纸被我们数次捅破而又次次重糊,但是明知道对方在旁边却还是微笑的记载着生活中一点点的小事,“事情多啊,生活繁琐呢,不敢想这些”。感情最可怕的是无事时的折磨煎熬,深夜失眠想起你满心欢喜第二天依旧将自己安排妥当,点奶茶时第一眼看的是香芋味,握住手机便握住了唯一的联络线。天幕逐暗,辗转反侧脑子里是下一次的你会怎样,总感觉这其中牵连甚多,天色渐明便停止了想念。其实只不过一衣带水罢了,我们还是把这本就孱弱的感情丢在了荒野听天由命,一切都在我。这人间有着阳光芬芳,但还想着轻胜马浅草烟柳湖屿,“人间判给谁?”判我陪你走过这段时间,天堂早在我相遇你的时候便拿出去抵押,无论如何,地狱我都要走一遭了。深夜有狗吠,屋子里的灯带来了光明也迎来了蚊虫的侵扰,深夜变诗人,但我想调侃是一方面,深夜人的情绪爆发的力量不容小觑。我把书放在旁边,坐在床上放着这首歌回想着我们这一天的悲喜动情,翻一翻竟也是“延迟”过的消息,阳光还离我有好远好远,早早休息,在这最应奋斗的年纪,这也是我们分开的缘由之一。
其实我现在是不想要孩子的,但之前我很想自己的孩子可以是一个女儿,因为我知道她可以兴高采烈,而如今,她不可能会是兴高采烈。兴高,采烈。
你在我的世界时“池塘变成了海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