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子


昨晚过了12点的时候,我躺在床上并没有睡意,窗外下起了小雨。脑中突然响起了许嵩的一句“11月20日0点,北京小雨,心情好平静。”正是许嵩《苏格拉没有底》专辑中的那首《降温》的第一句歌词。
于是找了这首歌塞上耳机打算入眠,然而当我听到其中两句歌词“把电视打开,节目和嘉宾全在瞎侃;楼上女人哭喊,夫妻吵架没有人管”我本就不强烈的睡意顿时烟消云散了,这不就是鲁迅那句颇负盛名的“人类的悲欢并不相通,我只觉得他们吵闹 ”前面的场景描写嘛!
(原文:楼下一个男人病得要死,那间壁的一家唱着留声机;对面是弄孩子。楼上有两人狂笑;还有打牌声。河中的船上有女人哭着她死去的母亲。人类的悲欢并不相通,我只觉得他们吵闹 。——出自鲁迅《而已集》)
于是我又找来了《苏格拉没有底》这张专辑里的其他几首歌,猛然发觉这专辑里的歌词,当真可谓颇具鲁迅文风。
我也终于明白为何当初听这首专辑里的几首歌(《降温》、《毁人不倦》、《敬酒不吃》)时觉得许嵩的唱腔有些“阴阳怪气”,再去听只觉得这张专辑可称得上“针砭时弊,月旦社会。”

音乐播放



音乐也可嬉笑怒骂,重听许嵩《苏格拉没有底》有感

音乐解读


先接着“引子”里提到的那首《降温》讲起,这首歌我觉得用一个词形容我再次去听的感受极为贴切——“细思极恐”。歌曲开始部分以一种类似日记的形式描述了一个人很普通的一天的情绪,处处都契合“降温”的主题,“刚倒的一杯热水凉了像极了我和你”指爱情的降温,而在引子里提到的两句则是指整个社会环境的淡漠,非常有鲁迅文章里描绘的世道的感觉。这首歌还有两处混音,一处开头,一处在1分45秒处(这一段混音经过倒放处理),这两处都是《奇袭白虎团》的台词片段,加上歌词最后一句韵味很深让人难以理解的“江上两条红船 寒风斜雨中你摇摆”这首歌还有更深入的解读,但正如许嵩自己说过“这张专辑我讲的太深要坐牢的。”这一部分点到即止。

相比较《降温》,专辑里的另一首《敬酒不吃》歌词就要浅显易懂许多了,“有些人一吃饭就很喜欢敬酒,三杯酒下肚就能够唤你朋友,半醉不醉后他说出一个请求,就是……哈……啊……嗯……缓缓开口”开头这一段算是白描的手法,犀利而干练地描绘出了“酒桌文化”,一起喝酒,半醉不醉的时候开口求人帮忙。(不知道看过《人民的名义》的朋友们有没有想起剧中丁义珍出逃前宴会的场景)。对于这种恶俗的“酒桌文化”,许嵩也在歌里非常明确的给出了自己的态度“你心里定在骂我轻狂,但能把我怎样?身在高楼心在北大荒,我就这副死样,何必跟我装,没用场。”

另外一首讽刺意味很明显的就是《拆东墙》了,绝对是借古讽今的佳作,也是我这张专辑里最喜欢的一首。
整首歌像是一部短篇小说。主角是一个考场失意,后去接手自家酒馆的性情淳朴的小老板,后来衙门把他酒馆的东墙拆了,衙门给出的赔偿让他无法接受。再后来他的“小破酒馆被人拆干净了,有人看到他被揍到走路一瘸一拐。”
有两句歌词起到了揭示了主题的作用“兴也苦 亡也苦 青史总让人无奈/更迭了朝代 当时的明月换拨人看”,不知道那些社会的蛀虫听到这首歌会不会有所羞愧。

最“阴阳怪气”的一首歌是《毁人不倦》,非常隐晦的批判了当下时代青少年对于“性”的观点,限于尺度不做更深解读。但是歌中有一段混音一定要提一下,在1分10秒处左后“为革命,为革命,为革命,保护视力。”而后是一段非常诡异的孩童笑声,让人很是毛骨悚然。

那首《医生》用现在的说法可以说是“接盘侠之歌”,大意是一个被其他男人伤害的女孩,无奈之下最后找了一个“本分”的男生走入婚姻的殿堂。“我为你戴上了戒指 你的笑也还算逼真”,“我是你无奈的选择 你只想跟一个好人”,“我是你无奈的选择 却不是多么爱的人/只怪他下手太残忍 改变你一生”有人听的心酸,我只听到了极尽的讽刺。
(这张专辑发布于2011年4月,这篇解读我创作与2017年10月,许嵩对于一些畸形的社会怪相真的太敏感了。)

《河山大好》听上去是非常轻松正能量的一首歌,整首歌都在呼吁人们在数字时代不要总是窝在家里,河山风景那么好,何不出去走走。(这首歌似乎比“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这个概念提出来还要早一些)
然而这首歌最后一次轻松的唱出“河山大好,出去走走”一句还没结束的时候,突然到了最后一句歌词“只不过是 河山大好,呀”。随后整首歌戛然而止,非常耐人琢磨。

《微博控》旋律也非常轻松,描述了微博时代人们的社交方式。歌词中描写的“只是喝一碗杨枝甘露,你掏出手机拍个不休,把我晾在一旁像一块木头,让我感觉有点寂寞。/你又登录了你微博,分享直播你的生活。”在几年后被朋友圈的社交方式应验了。整首歌和《河山大好》的谋篇布局很类似,总体旋律轻松阳光,最后一句神转折“我不想再转你的微博”。

专辑里面剩余的几首歌,笔者愚钝,尚且听不出什么玄机(也有一些大胆的猜测但不能被证实验真,故而留给各位看官自由遐想的余地)

兴之所至,写下这篇推荐,提到的每首歌其实我的解读最多只能算是抛砖引玉,还在比较浅显的阶段,有兴趣的看官不妨自己去琢磨琢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