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马迁的一部《史记》无疑是我国历史与文学领域浓墨重彩的一笔,而阐述了《史记》创作背景的《报任安书》也成为了千古名篇。这段视频来自节目《见字如面》,由赵立新用现代文的方式演绎了这篇千古留名的《报任安书》,我十分喜欢这个节目里的翻译版本,很符合“信、达、雅”的翻译要求,不失原意,通顺流畅。赵立新读信时感情语气都很到位。下面附上节目里使用的现代文版本:

少卿足下
我听说
提高修养才能承载智慧
充满爱心才能开启善行
道义决定取舍
勇气决定荣辱
贡献决定声誉
人是靠着这五项标准存活于世
立于君子之林的
所以
灾祸莫惨于贪欲
悲哀莫痛于伤心
恶行莫丑于辱先
耻辱莫大于宫刑
受了宫刑
就不再是人
今天如此
历来如此
况且
事情的真相难以说清
我小时候没什么才华
长大后也没有被人看好
主上看着我父亲的面子
让我有机会以微博之力
效力于宫廷
我我觉得头上顶个盆
就看不见天
所以我远离了朋友应酬
抛弃了家庭琐事
殚精竭力
克己奉公
希望换来主上的恩宠
但是
事情并没有往好的方向发展
我跟李陵虽然同朝为官
却不是朋友
我们两人志趣不同
连杯酒都没喝过
但我看李陵的为人
真实是非比寻常
对亲人孝顺
对他人诚信
对钱财清廉
对取舍公平
分别有让
恭俭下人
常思奋不顾身以徇国家之急
他一贯的所作所为
我认为确有国士之风
一个人
在国家危难的时候
能够舍生忘死
慷慨前行
已经很了不起
现在只是因为犯一个错误
那些龟缩在家的人就群起而攻
我真的是由衷为他感到悲哀
李陵带领的步兵不满五千
深陷敌阵
打到了单于的王庭
就像在虎口上垂挂诱饵
向强大的胡兵发起攻击
面对着千军万马
与单于连战十天
杀敌人数超过了自己军队的人数
敌军丢弃了伤员
所有军官无不惊慌失措
于是
敌人征调了左右贤王的全部军队
动员了所有能参战的人
举一国之力
围攻李陵
李陵率领部队转战千里
矢尽道穷
不见援兵
死伤的战士堆成了山
但就是这样
李陵振臂一呼
将士无不奋起
他们流着眼泪
流着鲜血
拉开没有了箭的弓弦
冒着寒光凛凛的刀刃
面向北方
拼死杀敌
李陵尚未全军覆没的时候
每逢收到战报
王公贵族都是举杯为皇上庆贺
几天后
战败的消息传来
主上因此食不甘味
心情沉痛
大臣们战战兢兢
不知道该说点什么
我自不量力
看见主上悲伤的样子
就想给他宽宽心
我想对主上说
李陵一直与将士同甘共苦
换得士兵以死效力
就是古代的名将也比不过他
现在虽然战败被俘
但观其意
一定会想着找机会报效朝廷的
结局虽然无奈
但他杀敌无数
所立战功依旧是
可以昭告天下而无愧的
我我我正想着找机会
跟皇上说呢
皇上就问到了我头上
我就用这番话强调了李陵的功劳
想让主上换个角度看待这件事
也堵一堵那帮挑事人的嘴
我没有完全说清楚
我要表达的意思
皇上也没有深入了解
以为我是在败坏贰师将军
替李陵辩解
就把我下了大狱
我拳拳的忠心
从此再没有机会辩白
因为是皇上定的性
也就只能这么判
家境贫寒
凑不出足以赎罪的钱财
朋友无奈
皇上身边没人肯为我说一句好话
我身非草木
孤独地与狱卒为伍
深陷囹圄之中
我心中的苦
又能跟谁说呢
正如您亲眼所见
这件事我哪点做错了
李陵活着被俘
社会舆论让他全家都抬不起头
我被关在宫刑的囚室
满世界的人都在嘲笑
悲哀
悲哀
这些话是轻易不能对人说的
我的祖辈不是开疆裂土的功臣
宫廷中的文史之官
天象之官
跟算卦的差不多
本来就是主上的弄臣
跟唱歌跳舞的一样
社会上没几个人看得起
假如我伏法被杀
就像九牛一毛
跟死了只蚂蚁没什么区别
社会上没人会把你当英雄
只会觉得你傻
不知道躲事儿
活该去死
为什么会这样
这是我们平时宣扬的价值观造成的
人谁都有一死
或重于泰山
或轻于鸿毛
区别在你为什么而死
人没有不贪生怕死的
你会想到父母
顾及妻子
但为了理想而选择不死
却是另有坚守
不幸的我已经无父无母
无兄无亲
我还受了宫刑
没法面对妻子儿女
我不死
是因为死不一定代表勇敢
不说明你不怯懦
活着
更需要勇气
我选择了隐忍苟活
选择了深陷粪土之中而不解脱
是因为想做的事情还没有做完
窝囊的死
我的著作后人就再也看不到了
有太多曾经的显贵
在历史上全无痕迹
只有真正精彩的人生才会被人称颂
文王拘而演《周易》
仲尼厄而作《春秋》
屈原放逐乃赋《离骚》
左丘失明厥有《国语》
《诗》三百篇
大都是圣贤发愤之作
我比他们差了很多
我一直在用可怜的文采
网罗天下流传的旧闻
约略核定事实
梳理事件始末
探究成败得失的道理
从轩辕时代开始
一直写到今天
写成了十篇表
十二篇本纪
八章书
三十篇世家
七十篇列传
一共是一百三十篇
也想着据此究天人之际
通古今之变
成一家之言
书正写到一半
就遭遇了这次的灾祸
我真后悔为什么没能早点写完
那样的话
我就可以直接死了算了
我现在只想写完这本书
把它藏之名山
传给后人
我要在全天下洗清我的耻辱
为此忍受今天的万人耻笑
我绝不后悔
人只有在死了以后
才会获得公正的评价
书不尽意
略陈固陋
再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