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锯惊魂》:为了活下去,你愿意流多少血?

除去血腥的场面外,《电锯惊魂》所营造的封闭空间的恐怖感和绝望感,以及充满悬疑氛围的叙事,都让观众一见之下欲罢不能。电影采用倒叙的形式,一开始便将两位主人公置入“囚徒困境”。并通过蒙太奇的片段和闪回将各种人物事件穿插在一起,成功带动起了观众的情绪和好奇心。

同时紧凑的叙事节奏,逼仄空间带来的心理压力,时间流逝的紧迫感,也令观众浸入到猜迷式的观影体验之中,结尾的剧情反转更是让整部影片达到高潮。除此之外,编导结合每个人物特点,设计出一个个花样百出的私刑,令观众在享受恐怖电影“视觉盛宴”的同时,也能感受到切肤之痛,从而领悟到生命的宝贵。

除了外在的感官刺激,《电锯原魂》内在看重刻画了人性的脆弱阴暗,以及面对死亡时的绝望与挣扎。正如台词所说"人在活着时多半不知道感激,只有在面对死亡时才明白生命的可贵”。片中所有被迫参与死亡游戏的人,都有其原罪,或是因为出轨或是因为吸毒,或是因为欺骗或是因为窥探他人隐私,在续作中更是有着诸如,“仇恨”、“贩毒”、“见死不救”、“徇私枉法”、“肇事逃逸”等等罪责。这些漠视自己或他人生命的人,被竖锯囚禁在一起,只有通过流血牺牲等自我救赎,以及痛改前非的悔悟才能够获得一线生机。

在《电锯惊魂1》里,戈登医生正是因为工作和婚外情忽视了家庭,被竖锯困在了密室当中。最终在生理和心理的双重折磨中意识到了家庭的可贵,被逼自断脚踝后才得以逃出困境。遗憾的是能意识到这一点的人只是少数,大多被囚禁的人往往罔顾竖锯的提示,在死亡面前丧失了冷静与理智,将人性的扭曲与丑恶暴露得淋漓尽致,并在不断积累的恐惧中迎来生命的终结。

在《电锯惊魂2》中,马修探员正是因为没有听从竖锯的警告,让自己落入了陷阱。而被困在毒气屋中的六人,也在一开始就破坏了规则,结果导致了一人的死亡,之后又在死亡临近的恐惧中相互猜疑,甚至为了活命而彼此残杀,却仍旧——死去。

最可惜的要数《电锯惊魂3》中的杰夫,他对害死儿子的一干人等心怀怨恨,满腔怒火,却依旧保有了人性的怜悯和善良,尽管在面对仇人时一开始打算置之不理,却还是救助了袖手旁观的目击者以及徇私枉法的法官,甚至对撞死儿子的莫西也选择了原谅。可惜的是在目睹妻子受伤后的他,被愤怒冲昏了头脑,不顾竖锯的警告杀死了他,结果一手导致了妻子的死亡,同时也丧失了解救女儿的机会。
深度影评:充满意外与惊喜的悬疑惊悚片《电锯惊魂》-有格调
影片正是通过这些极端反面,而又血淋淋的场景,提醒人们去警惕中“恶”的一面,远离生活中的各种诱惑,摆脱各种负面情绪,从而更好地面对生命、享受生活。

《电锯惊魂》的成功,离不开对竖锯这个人物的成功塑造。这个名叫约翰·克莱默的绝症患者,原本也拥有美满的事业和家庭,但是妻子的流产和罹患癌症的噩耗都犹如睛天霹雳,令他对这个世界悲观绝望。自杀却大难不死的经历让他意识到,人在死亡边缘时对存活的渴求以及对生命的珍视,这也使他的价值观发生了变化。幸存下来的约翰,对那些不珍惜生命,或人性有缺陷的人心怀不满,认为只有通过死亡恐惧的试炼,才能让他们更珍惜生命的价值。于是他设计了一个又一个陷阱,绑架了那些漠视生命的人,逼迫他们参与死亡游戏。他企图通过生理和心理的双重煎熬,让人们得到惩罚和改过自新——"为了活下去你愿意流多少血?”。

约翰从不认为自己是杀人凶手,相反他还憎恨谋杀。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他也并未杀死任何人,参与者的生死一直都掌握在自己手里,他只是运用极端的方式,令参与者证明自己有资格活下去,并从此迷途知返。也确实有一部分人从游戏中活了下来,获得了自我的救赎,后来甚至变成了约翰的信徒。在他们看来,约翰那带有宗教性质的惩戒代表着上天对人性的考验,或者叫做”极端式的忏悔",只有通过考验的人才能被宽恕。显而易见,约翰的所作所为并不具有法理层面的正当性,历经厄运和自杀未遂的经历,让他产生了报复心理,偏执地将自己逃脱死亡的经历复制在每个人身上,同时他也想让人们认识到生命的价值
并在游戏中给参与者留下了生存的可能,希望他们“断恶从善”。不过无论动机如何高尚,利用私刑去任意残害他人的做法,亦是不善的。当然这只是一部电影,现实中并没有竖锯这样的人。

令人遗憾的是,系列后几集为了吸引眼球,不断设计出一些更加残忍的“杀人技巧",刻意贩卖血腥,并且为了反转而反转,反而背离了首部的主题深度。

最后我们要说,人心中都有光明和黑暗的一面。即使没有竖锯,每个人也会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即使没有竖锯,为了活下去也必须“流血"。人活着一定要有一颗感激之心,对生命的感激,对他人的感激,以及对自然的感激。没有什么是理所当然,因缘果报丝毫不爽。正所谓“说书唱戏劝人方,三条大路走中央。善恶到头终有报,人间正道是沧桑。"

转载声明

本文顶部的视频及文案内容均转载自爆电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