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王别姬》是导演陈凯歌最负盛名的作品,但其实一直以来我对这部电影并没有多么喜爱,对于陈凯歌导演的个人风格也并没有多少好感。这主要是因为,在同样的时代背景下(民国至文革),《霸王别姬》实在说不上是多么优秀或难以取代的作品。关于这一时代,王小波和余华的文学作品显然更为难得与鞭辟入里,电影领域也有余华原著改编的《活着》。不过在多年后的今天,纵观华语影坛光怪陆离的乱象,一下子就觉得中国影坛曾经能有一部《霸王别姬》实在是难得了。

剧情解说及深度评论

影片围绕着程蝶衣段小楼——这二位京剧名伶,长达半世纪的人生起落和情感纠葛,反映了时代洪流下,个人命运的无常以及人性的挣扎与无奈,描绘了一曲感人的时代悲歌。

提起《霸王别姬》,程蝶衣是一个永远绕不过去的人物,可以说,正因为有了程蝶衣人生命运的跌宕悲凉,才造就了《霸王别姬》的经典与难忘。他自幼孤苦,尚在懵懂之际便被母亲送到了戏班学艺,却因出身低贱而饱尝同门白眼,更因学徒生涯的艰辛。而早早体会到了生活的苦难。所幸大师兄小石头(段小楼)对其照拂有加,关怀备至。让他在体会到人间温暖的同时,也对其产生了难以名状的情愫。可戏班教条的训练方式和师父的责打,终究还是让他产生了逃亡的念头。却在和“小癞子”目睹了戏台上名伶的风采后,坚定了成角儿"的信念,从此”成角儿“成为了小豆子(程蝶衣)在戏班生存下去的憧憬与希望,而师父对《霸王别姬》这出戏"从一而终"的解析,和“自个儿成全自个儿”的鞭策,也成为了他一辈子的人生信念,为其生命的辉煌和湮灭拉开了序幕。然而”小豆子“的性别意识,成为了他成角儿的阻碍,仍执着于男性身份的他,羞于说出那句“我本是女娇娥”,这不仅差点断送了他的戏曲生涯,更让"喜福成"在戏台老板那爷面前大丢颜面。大师兄”小石头"一怒之下,用烟袋搅破了他的嘴巴,这近似于强暴的举动,彻底儿搅破了“小豆子”心中那点男性意识,促成了他内心由男到女的转变。而张公公对“小豆子”的猥亵,更进一步让他产生了性别上的认知障碍。从此“小豆子”模糊了性别,成为了戏台上那个风华绝代雌雄莫辨的程蝶衣,更因为“小石头”对其破处的行为,将他当成了自己'从一而终''的对象,并希望“虞姬”和“霸王”好好地唱一辈子。

可是段小楼终究达不到程蝶衣人戏不分的境地,他仅仅是把唱戏当成了谋生手段,在成名之后不仅疏忽了业务的精研
更沾染上了吃花酒的毛病,并将花满楼的头牌菊仙娶过门来,这一举动被程蝶衣当做了对两人“情感”的背叛。师兄的薄幸,破灭了程蝶衣对爱情的幻想,这让他把所有情感寄托在了舞台上,成为了一个更为纯粹的“戏痴”,只有在戏台上他才能得到他想要的生活,才能够得到内心的平静与安宁。也正因如此,他才会在漫天飘散的抗日传单中翩翩起舞;才会在污蔑他为汉奸的庭审上固执己见,对袁四爷和段小楼的开脱不屑一顾。对艺术的痴迷让他获得了国民党高官的青睐,摆脱了牢狱之灾。却也让他在新中国建立后,对旧文化的破除和改造中身陷囹圄。对现代戏的质疑,成为了他“封建主义残留”的原罪,“政治挂帅”对艺术的压迫与管控,是视戏如命的程蝶衣无法忍受和面对的。而文革时段小楼的背叛,更揭露了他内心无法正视的疮疤,对他造成了难以弥补的伤害。那一刻,程蝶衣内心所坚守的艺术世界
和现实世界全面崩塌,陷入了歇斯底里的疯狂,并对菊仙展开攻击,间接导致了她的死亡。
电影解说、深度评论:《霸王别姬》从民国到文革的时代悲歌-有格调
尽管在打倒“四人帮”后,“霸王别姬”又恢复了演出。可段小楼指出其“思凡“念白的错误再次点醒了他,那一刹那程蝶衣意识到——自己原来并不是“虞姬”,而那个魂牵梦绕的艺术世界,也早已遭到了冲击与篡改,再也回不到未来面目。所以他拔岀段小楼的宝剑,选择了自刎。程蝶衣的死,与其说是段小楼唤醒了他的性别意识,破碎了他“虞姬”的梦,倒不如说是对其坚守一生的,传统艺术的追念和殉道。导演陈凯歌后来说道,自己一辈子都在拍一种人物——那就是“牛逼的傻逼”,霸王别姬中的程蝶衣,正是这样一个典型的人物形象。对艺术的执着和坚守,让他成为牛逼的艺术家,但过度的执着和自刎,也造成了世俗人眼中他“傻逼”的结局。与程蝶衣人戏不分的“痴”相比,段小楼是“清醒”和世俗的,他不是没有想过当一个真“霸王”,幼年时对“小豆子”的多加照拂,对菊仙的出手相助,都证明他心中有着豪气干云、重情重义的一面。但对“戏”与 “生活”界限的明确把握,和幼年撂地时的耳濡目染,都让他相比程蝶衣更加圆滑世故,也更明白这个社会的规则。他努力逃避程蝶衣对其”从一而终"的请求,以及对自己的”畸形爱恋",既是对其影响自己正常生活的不悦,也是对程蝶衣“人戏不分”疯魔状态的不满。在菊仙的引导下,他与程蝶衣的关系日渐疏远,也更加趋向于做出“识时务”的举动。而这一切也为文革时,他对程蝶衣和菊仙的背叛埋下了伏笔。新中国成立后袁四爷被枪毙,这个他心目中“真霸王”的轰然倒塌,更加触动了段小楼明哲保身的念头。所以才会在程蝶衣评论现代戏时,做出了违心的回答,这也预示着段小楼对艺术的背叛。而文革时那爷揭发的举动,让他思识到生命的脆弱和个人良知的丧失。所以为了保命,在“造反派”的逼迫和驱使下,他在广场上对程蝶衣进行无情的揭发,并和妻子菊仙划清了界限。这个昔日戏台上的楚霸王,终却成为了背叛夫妻和兄弟情义的小人。

除了令人印象深刻的人物塑造,在剧作方面《霸王别姬》也足够考究与优秀,导演将背景放在了从民国到文革这段波澜壮阔的时代大潮之中,通过剧中人物生活遭遇的串联,体现了个人命运在时代洪流中的无力挣扎和变化无常,给电影增添了一份史诗感,而对细节的精良刻画,以及整体硬伤极少的完成度,也让影片显得真实和厚重。无论是对戏班生活的展现,还是京味儿十足的台词运用;无论是对天桥打把式撂地卖艺场景的还原,还是时常穿插的调坎儿与春典;无论是具有传统意境的房舍布景,还是对不同时代下群体的描写。导演通过对年代文化特征,及时代特点的一一再现与复写,体现出颇具文化思蕴的气息,也拥有了可供发掘的历史广度。而演员对角色的精彩诠释,编剧李碧华、芦苇,对原作戏剧化的二次创作,都让《霸王别姬》脱颖而出,成为了很多影迷心中的经典之作。

不过中规中矩的电影语言和场面调度,却让《霸王别姬》在华语电影的序列中稍逊风骚,可以说是稳重有余个性不足,影像风格也属于“不那么陈凯歌”的一部。此外在某些情节中,本片并没有摆脱单调刻意的模式化渲染,比如戏班中对徒弟的无情殴打,在主题上也没有摆脱80年代“伤痕文学”之后,知识分子对于那段历史略为局促的认知。

因此从个体和人性的角度看,《霸王别姬》无疑是一部杰出的文本。
但从历史概括的维度来看,就只能算一部缺乏深度的佳作了。

转载声明

本文的解说视频、影评部分转载自“电影爆博士”(点此进入b站主页),转载已获授权。